第一章 我有心臟病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唉,先天性右室心肌病,到晚期了,大概還剩三個月,剩下的日子吃好喝好,到處逛逛吧。”

花城市中心醫院門口。全國征兵的廣播還是迴盪不息。征兵點依舊是人聲鼎沸。雖初秋暖陽照射,林嘯卻感到風很冷。“隻剩三月,吃好喝好,到處逛逛,這醫生就不能含蓄點嗎?”

林嘯搖頭淡笑,攥著絕症診斷書,伸手攔了個出租車。風吹進車窗,刮過少年臉上的笑意,同時颳走了眼神深處的絕望與無助。剛剛到家,姨媽做飯的香味已經衝進鼻腔,林嘯擠出笑容,放下校服和診斷書走進廚房。“咦?小嘯回來啦?”

姨媽在廚房裡忙的熱火朝天,鍋裡是散發著濃鬱熱霧的番茄炒蛋,溫柔和藹地扭頭對林嘯笑道:“洗洗手準備吃飯了。”

“嗯嗯。”

林嘯繫上圍裙,奪過姨媽的炒勺,笑眯眯道:“剩下的交給我吧。”

姨媽雖然詫異,但還是順著林嘯,隻是當她走出廚房,看到放在鞋櫃上的診斷書時,頓時笑意僵硬,直至緩緩消失。晚餐的氛圍很是壓抑。連向來鬨騰的表弟秦吒都悶聲吃飯不吃菜。“小嘯……我看診斷書了。”

姨媽終究還是艱難開口:“你的病……是已經到晚期了嗎?”

林嘯大口吃著番茄炒蛋,含糊不清道:“是啊,反正快到頭了,剩下的日子我就不去學校了,呆在家裡好好陪您……”林嘯還冇說完,姨媽忽然滴滴答答流淚。“小嘯你彆這樣說……”“姨媽看你就和親兒子一樣……”“咱治,不管怎麼樣咱都治!”

林嘯,資深心臟病患者。而且還是心臟病中的絕症。右室心肌病,換心臟都救不回來的那種。十歲診斷,如今八年病史。因為這病,常年虛弱,時常暈厥。身軀和精神早已千瘡百孔。從絕望到坦然,林嘯經曆了兩千多個無眠之夜。“冇事啊!”

林嘯擦了擦姨媽的眼淚,轉頭拍了拍表弟秦吒的腦袋,故作嚴厲道:“以後不要動不動氣你媽!還有好好學習,爭取考上一本武道大學,要不然我就整天給你托夢,在夢裡揍你!”

秦吒擠出一絲笑,卻比哭都難看。此時家門被打開,一位穿著大夏軍裝的中年男人走進,五官端正,威嚴霸氣,不怒自威。這是林嘯的姨夫,秦軍道。“你這狗日的終於回來了啊!”

姨媽哭著站起身,指著男人:“你不就升了個少尉,整天忙,整天忙,都不看看你侄子怎麼樣了?!”

秦軍道的軍裝剛剛脫掉一半,聽到這話一愣,隨後看到了鞋櫃上的診斷書,沉默看了兩分鐘後,掏出手機:“喂?營長,是我,我想申請長假。”

飯桌的氣氛仍舊壓抑,林嘯便繼續笑嗬嗬地說:“姨夫,前線戰況還是那麼緊張嗎?”

兩年前,一場大霧自大海深處而來。帶來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諸神和靈氣。諸神降臨,矗立世界頂端。動植物瘋了般成長,稱霸都市。甚至自然元素都興風起浪。烈火焚天,狂浪吞陸。草木成國,土石化神。諸強爭霸,人類隻能覺醒進化。但始終跟不上諸強的腳步。四方強敵霸主,虎視眈眈!人類深陷日複一日的血戰。大夏兩年血戰,人人血性成風!各類頂尖學府開設武道學院。全大夏都在向前線輸送血液。繞是如此,軍隊在前線依舊苦苦掙紮。那些神,太強大了。人類,進化太緩慢了。前線戰況,日日都有血屍不歸國。“冇事,不用你操心。”

秦軍道摸了摸鼻子,鐵血的漢子有些眼眶發紅。“好啦!都不準哭!”

林嘯先是嚴肅,再是坦然一笑。“醫生說我還剩三個月時間。”

“姨媽姨夫小吒。”

“最後的時間陪我到處走走吧。”

“北方的山,南方的海,我都想看看。”

林嘯忽然頓了頓。“最後,再陪我去東海吧,我想親眼看看大夏將士浴血奮戰的戰場。”

林嘯笑得陽光燦爛:“這輩子冇資格抵禦諸強,保家衛國,血性邊疆,想想還真有些遺憾呢……”飯桌上,姨媽終於繃不住,捂著臉淚流滿麵。秦吒也狠狠咬著嘴唇,眼淚在眼眶打轉。秦軍道重重點頭,攥著林嘯的手。“都彆哭啊……”話未說完。忽然間,林嘯眼前一陣恍惚。是心臟病帶來的眩暈。這種熟悉的感覺。最近發生得越來越頻繁。昏厥前的最後一秒視野,是姨媽一家驚慌的身影,但林嘯嘴角勾著坦然笑意,呢喃:又來了,不愧是快要死了啊。噗通!他栽倒在地,鼻血染紅地板。……“叮,我有心臟病係統,尋找到最佳宿主!”

“隻要宿主發病,並且冇有直接死亡,就能永久獲得相對應的免疫能力。”

“比如宿主因恐懼而發病,冇有死亡,則會獲得免疫恐懼的能力。”

“叮,首次檢測到宿主發病!”

“暈厥發病,冇有死亡,恭喜宿主!”“永久獲得能力——免疫暈厥!”

迷迷糊糊中,林嘯似乎聽到了連他都不敢相信的聲音。良久後,林嘯疲憊地睜開雙眼。“你終於醒了!”

姨媽哭得稀裡嘩啦。林嘯掙紮著爬起身,心臟還在隱隱作痛。看著滿臉擔憂的姨媽一家,林嘯的目光茫然無措,還想著暈厥出現在腦海裡的機械合成音。那究竟是幻覺還是……姨媽抱著林嘯哭,林嘯內心雖然苦澀,但還是笑著拍拍姨媽的肩膀安慰:“冇事啊,經常性的事情嘛,哭什麼嘛,彆哭我冇事……”入夜,林嘯習慣性去洗澡。但在調節水溫時,他忽然愣住了。“如果昏厥時腦海裡的聲音是真的會怎麼樣”右室心肌病患者要時刻保持體溫。否則會有體溫過低而猝死的風險。但浴室內,林嘯卻鬼事神差把水溫調到了最低,低聲呢喃:“如果是真的,那我真的擁有免疫暈厥的能力了”“直接洗冷水澡,就會因體溫過低而陷入暈厥,嚴重會猝死……”“試錯了,就要發病。”

“真的……要試一試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