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棺材蓋當武器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你到底……”“嗯?那是什麼?”

就在薑崖壓製不住自身怒火即將怒斥禹天辰的時候,禹天辰卻忽然發出一聲輕咦,彷彿被什麼吸引轉身朝角落走去。禹天辰的反應讓薑崖一愣,順著禹天辰走去的方向看去,眼神瞬間露出怪異之色。“咳……這可是當年……”“這是一塊棺材蓋?”

“嘎……”薑崖原本還想吹噓一陣想要抬升禹天辰所關注的那塊金屬板的價值,然而禹天辰卻直接給出了結論,薑崖臉色青紅更替,隻得點頭。在百鍊堂倉庫的角落裡安靜躺著一塊暗紅色金屬板,金屬板佈滿了灰塵,很明顯自從躺在這裡便無人打理過。禹天辰拂去金屬板上的灰塵,這纔看清其真麵目。金屬板渾身呈暗紅色,其上刻滿了血紅色不知名符文,金屬板寬約三尺,高約一丈,立起來比禹天辰還要高出不少,渾然一體自成一塊冇有任何手持之處,對於普通人而言根本無法作為武器,甚至拿都拿不穩。禹天辰伸出右手抓住金屬板,手上的火雲臂鎧自行啟動,以極快的速度伸出五根金屬利爪死死鉗住金屬板,禹天辰用力一提,那金屬板便被其輕鬆提起。不管是金屬板的硬度還是重量以及大小都非常附合禹天辰的要求,試想一下用此金屬板砸人的快感禹天辰便忍不住有些激動。火雲臂鎧乃是禹天辰利用魂靈絲所製造的偃器,使用起來如臂使指,其上所附帶的五根抓鉗剛好能夠幫助禹天辰固定金屬板,讓禹天辰揮動起來毫無違和感,但若想揮使這塊金屬板,禹天辰還需要打造另一副火雲臂鎧來裝備自己的左臂,如此才能左右互換揮動自如。雖然心裡已經有了決定,但禹天辰卻故意癟了癟嘴將金屬板扔下,而他的動作也明顯騙過了老奸巨猾的薑崖。“彆誤會,我隻是好奇問問,誰會拿一塊棺材蓋來當武器,你說是吧。”

說完禹天辰站起來,環視一圈。“那千重尺、破軍和無闕分彆賣多少錢?”

聽到禹天辰說錢,薑崖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不多不多,千重尺十二萬積分,破軍十五萬積分,無闕十萬積分,你看上哪件了?”

禹天辰凝重的看著這三柄重型武器,似乎還在考慮,忽然他看似不經意間用腳踢了踢金屬板。“這玩意你也賣?”

“賣,當然賣,隻要有人買,一萬積分我都可以賣。”

“噢?一萬積分?”

還在等待著禹天辰選擇的薑崖忽然感覺不妙,急忙抬頭看向禹天辰。“你該不會……”禹天辰點點頭,旋即用右手拿起金屬板掂了掂。“那我就要這棺材蓋了,一萬積分,我刷卡……”“……你這小狐狸……”在薑崖極為不甘且震怒的眼神中,禹天辰將金屬板放入偃靈戒,付錢之後大搖大擺地離開了百鍊堂。至於左手火雲臂鎧,禹天辰早已輕車熟路,在武陵城蕭城主那裡所得到的青岩鐵還剩一塊,原本打算用來打造第二尊偃靈蛛,不過有了這塊金屬板,自然優先考慮火雲臂鎧。打造第二副火雲臂鎧隻用了禹天辰不到兩個時辰,如今左右手皆裝備火雲臂鎧,揮舞金屬板行動自如,除了有些重,其餘對禹天辰而言極為滿意,重?不就說明能夠砸出最大的威力嗎?“對了,這塊金屬棺材蓋來曆不明,何不用魂靈絲探一探呢,萬一內有玄妙也說不定。”

適應金屬板重量之後的禹天辰突發奇想,想到便行動,當魂靈絲在金屬板內遊走一圈後,他驚喜地解鎖了金屬板的一個特性,能夠隨意改變金屬板對自己的重量,對外則基於原本重量可加不可減的法則變動。也就是說這塊金屬板拿在禹天辰手中可輕如鴻毛,可重若泰山,對外禦敵則可根據自己所持的重量反饋,最輕不得輕於金屬板原本的重量,也就是禹天辰最開始接觸金屬板的重量。對禹天辰而言這無疑是個作弊器,不僅平時可以用金屬板的重量輔助自己修煉,還能給予對手意想不到的重擊,想想都覺得暗爽。至於材料本身的堅韌度,禹天辰用自己全力一擊試過,冇留下哪怕絲毫印記,也就是說這塊金屬板至少能夠匹敵靈血境武者而絲毫不損,暫時來說這也足夠了,他可不會傻到去找靈魂境以上的高手麻煩。不過讓禹天辰遺憾的是,他並冇有在蕭城主所給他的武技合集裡找到適用於金屬板的武技,無奈的他隻能單純的利用雙臂鎧操練起金屬板,按照禹天辰的預算,他持著金屬板普通的一擊都相當於他不使用偃術之外的全力一擊,若有合適的武技,想來威力會倍增吧。說天乾天便下雨,說口渴便有人送水,就在禹天辰舉著金屬板在演武場舞的呼呼生風之時,一道熟悉的身影朝他走來。“星河爺爺,你找我?”

禹天辰停下揮動金屬板,看著快速走向自己的沈星河笑著問道。在沈星河的強烈要求下,禹天辰稱呼沈星河的稱謂已經由副院長改成了爺爺,不過還是加上了名字。“你小子,冇事我就不能來看你了?聽說你明天要回去一趟,我特地過來看看你有冇有什麼需要的?”

沈星河說完頗有些訝異的看著禹天辰手中的巨大金屬板,思岑片刻。“你這是薑崖那傢夥的棺材蓋?”

禹天辰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挪了挪金屬板。“用棺材蓋當武器,也隻有你小子能想得出了,不過這棺材蓋的材料頗為不錯,當初我的全力一擊也未能傷其分毫,若非無人能駕馭,否則也是不錯的選擇。”

沈星河的話讓禹天辰驚訝無比,沈星河是何等強者,連他全力一擊都無法對金屬板造成損傷,看來這大傢夥比自己猜測還要不簡單呢。“對了,剛纔看你舉著這棺材蓋胡亂揮舞,可是冇有相匹配的武技?”

沈星河頓了頓瞬間便找到禹天辰的痛點,而這也是禹天辰此刻最迫切的需求。“星河爺爺可有合適的?”

禹天辰說完後便有些後悔,他通過沈芊芊和沈楚楚認識沈星河,但兩者之間也不過半月,遠遠不到自己可以隨便伸手討要的地步。但沈星河聽見禹天辰的渴求後卻開懷大笑,這小子不錯,冇那麼多拐彎抹角彎彎腸子,他對禹天辰的熱情,除了沈芊芊外,更多來自禹天辰本身的才能,能夠修複古試煉遺蹟,光是這份才能便足夠他如此對待了。“巧了,我這剛好有一本武技,或許適合你的那個……額……棺材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