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領悟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那你知道這顆種子在何處嗎?”

“你還不知道嗎?你已經有了那顆種子啊。”

一股清涼的感覺瞬間流淌過了她的全身,滋潤著她的奇經八脈,在她的體內遊走了一個周天後,刺激著她周身的每一個穴道。淩汐池吃了一驚,是那縷從淵和身上回到她體內的輪迴之花的真氣在滋潤著她。莫非那縷真氣便是那顆種子?她開始感覺到自己那乾涸已久的丹田中開始萌生了一點點生機。這時,她的腦海中靈光一閃,那靈光像是在一片黑暗中點亮了一點微弱的星火。淩汐池敏銳地抓住了那種稍縱即逝的感覺,當即盤腿坐了下來,閉上眼睛去感悟,令自己陷入了深度的冥想之中,將全副注意力都投入到自己體內的每一個細小變化中。練過武的人,能精準地感知到自己的身體內部,如五臟六腑、骨骼肌肉、奇經八脈的變化,正是因為如此,她才知道自己很難再恢複武功。很快,她便看到了一條條斷裂的路,路上坑坑窪窪,迷霧叢生,那是她受損的經脈。那點星火漂浮在她眼前,指引著她朝前走去。她隨便選了一條路,開始嘗試著往前走,可剛走了幾步,便好似有一堵無形之牆阻擋了她,讓她無法再前行,前方迷霧的儘頭,是一片永無止境的黑暗。她試圖闖過去,用力地朝前一撲,她終於衝破了那堵牆,來到了那條路斷裂的地方,那也是她經脈受損的地方。她再也無法前行,往前一看,前方是一條渾濁不堪的河,裡麵黑氣瀰漫,她遙望著對麵,卻好似永遠也無法通向彼岸。淩汐池苦笑了一聲:“這樣的地方,種子也能生根發芽嗎?發了芽,就能將這些汙濁清除,將這些黑氣淨化,讓它重新變回一條完整的路嗎?”

她的話音剛落,那點星火突然動了起來,它懸浮在那條黑氣瀰漫的河流之上,開始不停地變化形狀。從最開始的一個點,慢慢變化成一個圓,又從那個圓演化出第二個第三個,圓環越來越多,一個接一個的光輪環環相扣,每重複九次便成一個圖案。那個圖案在她麵前旋轉起來,每一個圓環同時向外旋轉,又創造出一個相等的圖案出來,無終止,無窮儘,無限循環,生生不息。她驚訝地張大了唇,那是輪迴之花的圖騰,而那點星火幻化出的圓環正在為她展示輪迴之花衍生的過程。她呆呆地朝前走了一步,便見圖騰上的每一個圓開始脫離,圍著她飛舞起來,像是一個個透明的泡沫,又像是億萬點銀色的微塵,密密麻麻地鋪滿了整片黑暗的空間,它們懸浮在那條渾濁不堪的黑河之上,散發著璀璨奪目的光芒。淩汐池怔怔地看著,下意識地揚起了手,那漫天銀色的微塵開始旋轉,越旋越快,那些微塵從四麵八方開始朝她的手心彙聚,形成千萬條流動的銀線,銀線纏繞在了一起,變成了一條螺旋形狀的銀河。銀河覆蓋在那條黑河之上,像是在試圖取代它,淨化它,河流上空的黑色濁氣開始急速翻湧。“這是……”淩汐池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突的,她隻覺得全身一陣劇痛傳來,那條銀河突然潰散,像億萬點火花散入天地,寂滅於那一片黑暗中。雖然短暫,卻好像為她照亮了方向。她明白了過來,那是輪迴之花在試圖修補她受損的經脈。她立即盤腿坐在了那條汙濁的河流邊上,開始回想她這一路走來的所有經曆,還有她修煉過的每一門武功。輪迴之花的修行法門是以通過竅穴吸納天地靈氣,反補自身,再配合陰陽運轉,虛實互補,從而達到人體能自生,故能長生的效果。輪迴之花每產生的一個圓,實則對應的都是人體的穴位,而這些穴位是人體與天地之氣相通的竅門,天地不老,如同江水,源源不斷,人之所以有生老病死是因為人不能有自生的能力,若能通過這些竅門得到天地的能量,便能使人體的經脈臟腑源源不斷的得到新生的力量。而仙霞功入門的第一層便為餐霞漱瀣,也是教人引天地之靈氣用以淨化己身,相傳天地間有六種精氣,沆瀣、正陽、朝霞皆為六氣之一,餐六氣而飲沆瀣,漱正陽而含朝霞,保神明之清澄,精氣入而粗穢除。火陽訣更是如此,她當初領悟火陽訣的時候,是火陽訣的秘籍掉進了烈火中,火陽自烈焰中產生,這讓她想到了一樣東西,傳說中的鳳凰,鳳凰浴火燃燒,向死而生,在火中燃燒後重生重現,並得到永生。她這才發現,火陽訣、仙霞功、輪迴之花這三門武功竟然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或許,這世上萬事萬物中蘊含的道理本身就是一樣的,正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則生萬物。那麼她將這三者合而為一呢?是不是就可以開辟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創造一門屬於她自己的功法出來。淩汐池內心驚濤駭浪,她發現自己陷入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激動中。她閉上了眼睛,徹底將自己放空,然後開始同時運轉著三門武功的心訣,嘗試著將它們融為一體。她很快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先是一股極熱的真氣從她的丹田內衝了出來,還未遊走遍她的全身,又有一股刺骨的寒意從她的心臟處冒了出來,也沿著她的每一條經脈開始遊走。她隻覺得自己的一半身體像是在被烈焰焚燒,而另一半身體則被凍在了冰天雪地裡。冷熱交替中,她一會兒覺得自己快要被燒死了,一會兒又覺得自己快要被凍死了。她被那種極度的痛楚折磨得死去活來。漸漸的,那寒冷的感覺占據了主導地位,她睜開眼睛,便見從她的雙腳開始,到身體,再到雙手都慢慢地凝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她知道,那是九陰還魂花的寒毒發作了。那劇烈的寒毒很快就將那一縷火陽之氣壓製了下去。整個世界下起了鵝毛大雪,她看見那條冒著黑氣的河流在以極快的速度結成冰。難道還是不行嗎?這條路還是行不通嗎?淩汐池站了起來,衝上前去,縱身躍進了那條河中。那條河瞬間變成了一個萬丈深淵,深淵四周全是終年不化的寒冰,颳著永不停止的暴風雪,這極度的寒冷下,她看見自己已經被凍成了一個冰人,等待她的是永無止境的沉淪。她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昨天,每一次當她要獲得幸福的時候,每一次當她要重新開始的時候,老天都會把她所有的希望奪走,將她的路斬斷。它讓她一次次得到希望,又一次次絕望。正如現在這般。絕望和痛苦占據了她的所思所想。她開始放任自己往下墜落,不再掙紮。這時,一個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天際傳來,問道:“阿尋,愛是什麼?”

淩汐池喃喃道:“愛……”她突然回答不上來。可那一刻,她的腦海中卻閃過了許多畫麵,那是一縷陽光照到大地的時候,那是一朵花開的時候,那是一隻鳥兒剛剛學會振翅的時候,那是一顆種子萌芽的時候,那是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時候,雪災時小女孩手中的饅頭,洪澇時明淵百姓肩上的木柴,貧困時雲桑村百姓手中的茶葉。是那一雙雙充滿希冀的眼睛和那一張張帶著微笑的臉。那聲音繼續道:“阿尋,將你所能體會到的愛去澆灌那顆種子吧,忘記痛苦,人之所以會對痛苦記憶深刻,是因為快樂太多,而痛苦太少,纔會深刻,或許在你看來已經是深陷泥沼生不如死的狀態,對彆人來講已經是嚮往已久的天堂夢境。”

“那我該怎麼做?”

她要怎麼先逃離這個寒冰深淵?她又該如何去澆灌那顆種子?***月光從窗欞中撒了進來,溫柔的替床邊的人披上了一層薄紗。蕭惜惟歎了口氣,起身站了起來,準備為自己倒杯水喝,可他剛走到桌前拿起茶壺,便感覺到身後傳來了不對勁的對方。他急忙回頭一看,猛地變了臉色,隻見那躺在床上的人全身上下竟縈繞著三道十分微弱的真氣,依稀能分辨出一道是紅色,一道是白色,還有一道是紫色。這三種真氣他也十分熟悉,分彆屬於火陽訣、仙霞功和輪迴之花。三道真氣交織纏繞在一起,像是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在促使著它們融為一體。床上的人兒仍然睡著,臉上卻出現了痛苦的神色,像是在承受著十分痛苦的折磨,緊接著,一股陰寒之氣從她身上散發出來,漸漸將那三道真氣壓製了下去。不一會兒的時間,從她的手開始,到她的臉上,甚至髮絲上,逐漸凝結了一層淡淡的霜花,那霜花還在繼續凝結,很快就連床幔上都結了薄薄的一層。蕭惜惟立馬扔了手中的茶壺,衝到了床邊,伸手抓起了她的手,入手一片冰涼。他知道是她體內的寒毒發作了,立即將她扶坐起,當即在她身後盤腿坐了下來,將自身的真氣逼入她的體內,試圖將那寒毒壓製下來。可那股寒氣凶猛無比,很快便蔓延到了房間的每個角落。縹無帶著冰冽走到門口的時候,便感覺到房間內傳來了一陣凜冽刺骨的寒意,他和冰冽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衝了進去。便見蕭惜惟正在運功替她逼毒,可那寒毒十分頑固,怎麼也壓製不住,縹無疾步走到了床前,看著淩汐池身上那凝結不化的寒霜,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冰冽見狀,也急忙走到了床邊,說道:“這是九陰還魂花所產生的寒毒,可這寒毒被空玄大師壓製得非常好,怎麼會突然發作呢?”

他看向了蕭惜惟,憤怒道:“你對她做了什麼。”

蕭惜惟搖了搖頭,兩道劍眉緊緊地皺在了一起,說道:“我不知道,她一直睡著,突然就這樣了。”

縹無聞言,手一揚,一根銀絲從他的袖中飛了出來,準確地係在了她的手腕上,他的手指往上一探,驚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她定是領悟到了什麼,急於突破自己的極限,導致體內的寒毒壓製不住了,這太冒險了,她如今的身體太弱,很容易身死道消。”

冰冽急道:“那現在該怎麼做?”

縹無沉著道:“得先將她的寒毒控製住。”

說罷,他將目光落在了蕭惜惟的身上,接著道:“事到如今,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唯一能救她的隻有……”蕭惜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身上有她的火陽訣功力,唯一能化解這寒毒的也隻有火陽訣,現在能救她的隻有他自己。他沉聲道:“我知道了,你們都出去吧。”

縹無點了點頭,說道:“或許你還需要一些東西。”

他起身走了出去,很快,便有一大群下人端來了無數個火盆,在房間裡圍了幾圈,緊接著,下人們送來了一大桶滾燙的熱水。蕭惜惟讓他們退下後,再也顧不上那麼多,直接將她抱進了熱水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