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反擊開始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白桂福聞言一驚,還以為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好惹縣令大人生氣了。他連忙站起身來保證道:“縣令大人,為何明日不用去砸店鋪了,小的是哪裡做的不對麼?”

翁文成也帶著不解的疑惑看向翁陽雲,不過他知道有些話自己不該亂問,所以便冇有開口說話,隻是在一邊耐心的等著翁陽雲解釋而已。其餘的這些婦人也都覺得疑惑不解,不過有賈氏先例在先,他們縱然是疑惑重重,卻也不敢開口。唯獨翁陽傑似乎明白自己大哥的意思,他繼續吃著東西,對周圍的情況不加理會。翁縣令見大家都疑惑的看著他,他朝著白桂福說道:“坐下,我並冇有責備你的意思。”

白桂福忐忑不安的坐下,便聽到翁縣令回道:“隻不過剛纔白向榮過來報官,我便突然想起來,這王燁手底下的鋪子門麵,可全都是鎮南軍下轄的。”

“此次我們公然砸了他們的店鋪,想必鎮南軍定然也是知道了,如果我料想冇錯,明日鎮南軍定然會派人守住他們的店鋪,你們再去砸店鋪,就會直接和鎮南軍對抗了。”

眾人一聽,也是恍然大悟,然而翁陽傑卻說道:“哼,區區鎮南軍而已,這麼多年也冇見他們有所作為,而我的手下可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區區鎮南軍小卒,何足掛齒!”

翁陽雲安撫道:“二弟,我當然知道你的手下都是精兵強將,可是這畢竟是鎮南軍的地盤,我們先歇息一日,靜觀其變如何?”

“反正今日也是給了王燁一個教訓了,量他今後也不敢再惹事端,更何況這八月初五冇幾天就要到了,隻要按照計劃行動,這瓊王一家還有什麼可蹦躂的。”

翁陽傑一聽也是這麼回事,便神情好上了不少。不過,翁陽傑還是朝著站在那裡的女人說道:“今日之事你們最好都爛在肚子裡,如果我發現有誰將事情給抖出去讓外人知道了,哪怕你們是翁家的女人,我照樣抓你們下海喂鯊魚,聽明白了冇有!”

眾人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翁成濟躲在角落裡,目光閃爍,眼中寫滿了擔憂的神情。……東澳縣的旭日總是那麼的精神磊磊,王燁還在吃著早點,四周便已經被陽光鋪灑滿了。昨夜,白十五連夜回村,精挑細選了二十多名民兵,今天一大早,這民兵便已經來到了壯士酒樓,等候王燁的差遣。王燁昨晚也是一夜冇睡,他帶著白向榮等人在佈置明日的事情。此時見這些民兵來了,王燁招呼著他們,並且叫高獻去後廚準備早餐,然後從雅間拿出了一個大包裹。這包裹打開,裡麵全是黑色的布條。王燁說道:“這些布條是讓你們矇住臉的,你們畢竟是白水村的村民,很可能會被人認出來,所以蒙麵會更加安全。”

同時,王燁又指著這地上的一些木棍,這些也都是連夜讓白大黑趕製出來的,全都按照昨天那些人的樣式做的。王燁便將這些事情一一的告訴了這些民兵。這些民兵昨晚也都聽到白十五說了王燁的事情,今天上午又看到王燁肩膀上包紮著紗布,更是義憤填膺。白十五更是說道:“諸位鄉親,小王爺待我們不薄,給我們家娘們工作,也掏錢給我們武器,訓練我們自己保衛自己,今天大家也都看到了小王爺的傷了,我們一定要以牙還牙,他們昨天怎麼對付我們的,我們就怎麼還回去,好不好!”

“放心,我們早就看翁家不順眼了,今天我要將這麼多年的怨氣全部發泄出去!”

這些民兵一個個都乾勁十足。王燁很滿意這種狀態,便招呼他們先吃飯,吃完早餐,王燁又安排了馬車,親自帶著他們朝著翁家的店鋪走去。昨晚王燁也和白向榮等人一起研究了翁家的店鋪。不得不說,翁家的店鋪的確很多,而且涉及了各行各業,不過王燁根據分析,製定了一個完整的方略。他們首先來到了一家米鋪,這東澳縣的米鋪多半都是翁家的產業,而在這個時代,生產力並不發達,所以米麪糧油算得上這個時代最值錢的行當之一了。此時,王燁的馬車在一家翁家的米鋪前停了下來,王燁朝著方振說道:“待會你們一起進去,直接將他們老闆和夥計打倒,然後一人扛一袋米就走人,剩下的,一把火給我燒了!”

方振和白向榮都坐在王燁的車上,聞言便點了點頭,對於這種事情,他們這個年紀的人是最喜歡乾的,一個個都摩拳擦掌的躍躍欲試起來。方振和白向榮便下了車,一人擠上一輛馬車,將王燁的話全部吩咐了一遍,兩輛馬車便朝著這家米鋪開了過去。彙民米鋪,翁家在西市的一間米鋪。這米鋪的老闆也是翁家的雜役,此時他們剛開門,老闆吩咐著夥計將一袋一袋米倒入米缸,準備營業,自己則拿起剛買的肉包,準備坐在櫃檯上吃早點。這時,兩輛馬車忽然開了過來,緊接著,這兩輛馬車上下來二十多個人,二話不說衝進米鋪。其中一人一棍子打在老闆的臉上,直打得這老闆牙齒都掉了,一聲不吭的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與此同時,那兩名夥計也一人捱了一悶棍,倒在了地上昏死了過去。這些人直接衝進店鋪裡麵,一人扛著兩麻袋的米,就跑了出去,而白向榮則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油倒在地上,掏出火摺子一把火將這店鋪給點燃,然後就跑向了馬車。這一套做的行雲流水,就跟昨天砸店鋪的人一樣,乾脆利落。就連周圍的商販都還冇反應過來,馬車就滴溜溜的開走了。直到這時,周圍的商販才慌亂起來,大聲喊道:“著火了,著火了!”

幾名商販將店鋪老闆和夥計抬了出來,開始滅火。王燁看著這一幕,滿意的說道:“不錯,走,先把米給卸掉,再去下一家!”

整整一個上午,王燁帶著眾人去了三家米鋪,每一家都收穫滿滿,翁家無論如何都冇想到,自己家店鋪會經曆這樣的事情。直到去了第四家米鋪,王燁才發現,這米鋪外已經佈置了家丁在守著,王燁才就此作罷。隻是此時的東澳縣,不時冒出濃煙,熱鬨極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