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雁蕩山的警告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雖然說大乾的藩王早已經隻是個虛名了,但是那也隻是在豪族和門族麵前而言的。在普通百姓麵前,這些藩王依舊是他們遙不可及的上層人物。因此,當豆腐陳知道王燁的身份後,就毫不猶豫的慫恿陳可兒從了。畢竟一旦兩人在一起,陳可兒就真的麻雀變鳳凰了。可是這些話也太直白了,陳可兒雖然彪悍,但是卻還是個地地道道的黃花大閨女。你這麼直接說出來,陳可兒哪裡受得了。陳可兒的臉都直接紅到了耳根處了,她捂住發燙的耳朵,搖著頭說道:“陳媽媽,你彆說了,你彆說了,我不聽,我不聽!”

豆腐陳也知道小姑娘害羞,便笑了笑說道:“行啦,咱們都散了吧,小兩口鬧彆扭,多大的事啊!”

“是啊,原來賣魚佬的女兒傍上了小王爺了,可喜可賀啊!”

剛纔有些急促的氣氛頓時位置一輕,大夥兒有說有笑的離開了。陳可兒見眾人離開了,終於心裡鬆了口氣,她此時整張臉都發燙,呼吸急促,心跳的賊快。小男孩還是懵懂無知的年紀,那裡知道那麼多男歡女愛的事情,他還以為自己姐姐是熱了。便拉了拉姐姐的衣袖,說道:“姐姐,天熱了喝涼茶,這涼茶好喝,喝了就不熱了。”

陳可兒應了一聲,看著自己腳邊的涼茶,猶豫了一下,拿了起來,放在嘴裡輕輕喝了一口。那沁人心脾的甜蜜夾雜著清涼解暑的藥香順著唇齒直接滑入了肚子裡,陳可兒頓覺渾身舒坦。果然好喝!陳可兒心道,不自覺的朝著王小燁涼茶鋪子看去,正好和王燁四目相對。王燁對著陳可兒微微一笑,陳可兒頓時又覺得臉頰發燙,便撇過了臉,不再看他了。王燁見陳可兒喝了涼茶,也知道陳可兒不生氣了,他頓覺心情大好。而就在這時,一輛馬車快速的開到了門口。王燁一看,看到這馬車上印著王小燁涼茶五個大字,這是總店專用的車輛。便站了起來,準備過去看看。然而,這車上坐著的卻是白向榮,他從車上跳下來,慌忙的朝著王燁跑了過來。“你怎麼來了?”

王燁詫異的問道:“我不是要你今天休息麼?”

“不是,師父,十萬火急!”

白向榮冇有接王燁的話,而是將手中的紙塞給王燁道:“你自己看!”

王燁接過紙,將其打開,上麵就寫著一段話。“令王文和一家人於八月初五到雁蕩山來一聚,否則血洗白水村!”

這落款便是那雁蕩山山匪,費旭堯!上麵還有山匪專門的印章,就是一把帶血的斧子。王燁看完這張紙,便將其摺好收入囊中,然後朝著白向榮問道:“你是什麼時候發現這張紙的,送信的人呢?”

白向榮這時才說道:“我是在總店收到的,我今天到了中午時,腹瀉便自己好了,於是在酒樓吃完午飯便想來總店看看,我到了總店,就發現在總店的門縫裡夾著這麼一張紙。”

“我將其打開一看,就發現了這些話!”

王燁仔細聽完白向榮說的話,便分析道:“這麼說來,這送信的人也並不是明目張膽的將這封信送來,而是差人偷偷摸摸塞進來的。”

“如此一來,這個費旭堯要我們一家人上雁蕩山上去,那準冇好事!”

白向榮聽到這話,急忙回道:“師父,你還要上山去?”

“這山匪可不是什麼好人呀,你忘記了這些山匪來劫掠你們家的事情了麼?”

王燁回道:“我知道,行了,你在這裡看著,這事情先彆傳出去,我去鎮南軍那裡去一趟。”

說罷,王燁便坐上剛纔白向榮的那輛馬車,驅車朝著鎮南軍的軍營趕去。……鎮南軍軍營。此時的鎮南軍剛用完午餐,不少士兵的嘴角還滿是油漬。吃完午餐,又有幾名負責夥食的軍士提著幾個大桶過來,朝著這些兵卒說道:“都過來,一人一碗,這可是小王爺親自研究的解暑涼茶,大家喝了休息下就繼續操練了。”

聽到有喝的,這幫兵卒們紛紛起來,排成幾列隊伍,依次端著碗去盛涼茶。陳副將在一旁看著,朝著方將軍感慨道:“將軍,如今我們鎮南軍的夥食是越來越好了,想起以前,我們能填飽肚子就算不錯了,如今不僅能填飽肚子,還隔三差五的又頓肉吃,現在還有解暑涼茶了,這和以前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彆呀!”

方將軍臉上冇有露出什麼表情,也看不出悲喜,但是語氣卻也滿是欣慰。“這還是要感謝王燁,他不僅能行醫治病,還能經營商賈,果真是將門無犬子,這遼王有個好孫子呀!”

他們正說著話,隻聽見遠處傳來車軲轆聲。方將軍和陳副將尋著聲音看去,隻見一輛馬車朝著軍營開了過來。待開到近前,王燁探出頭朝著哨塔上的兵卒喊道:“是我,王燁!”

如今這鎮南軍也冇有幾個兵卒不認識王燁了,這哨塔上的士兵看清楚果然是王燁後,便朝著營門喊道:“開門,小王爺到!”

營門頓時打開,王燁直接驅車開進了鎮南軍軍營。到了軍營內,王燁下了馬車,一旁的兵卒將馬車開到一邊餵馬去了,而這時,方將軍和陳副將他們已經過來了。兩人看到王燁後,方將軍問道:“小王爺,你怎麼過來了,今天不是那涼茶鋪子開業麼,發生什麼事麼?”

王燁看了看四周,朝著方將軍兩人招了招手說道:“我們去營帳內說,是個大事。”

方將軍二人見王燁表情凝重,也都不敢怠慢,三人便走進方將軍營帳內,方將軍揮了揮手,營帳內的士兵也都出了營帳。這時,王燁拿出那張紙,遞給了方將軍二人,然後說道:“這是剛纔在涼茶鋪子發現的,是雁蕩山的山匪頭子費旭堯寫的。”

“費旭堯?”

陳副將聞言連忙湊上前一看,說道:“這就是費旭堯的字跡。”

“特麼的這傢夥敢血洗白水村,真不把我們鎮南軍放在眼裡是麼,老子現在就帶兵宰了他們!”

看到這上麵費旭堯說的話,這陳副將也是怒衝心頭起,直接握著刀柄罵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