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書信乾坤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王燁前世也是在體製內摸滾打爬了好幾年的,對於官場上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也是有所瞭解。從剛纔夏公公介紹那個申大人的那番話,王燁就聽出來了這個夏公公和申大人並非鐵板一塊。那個申大人纔是梁家派來的,而夏公公應該就是王燁先前分析的那樣,是皇上手底下的人。所以王燁趕緊回道:“夏公公,草民真的是一心忠於皇上,忠於大乾的!”

夏公公翻了個白眼,朝著王燁罵道:“給咱家閉嘴,你還這麼說,信不信咱家先給你身上來一次滾刀肉!”

王燁趕緊閉住了嘴!夏公公緩了緩這纔開口說道:“你先前叫人帶的話所言當真,你知道你那爺爺當年藏匿寶物的地方?”

王燁看著夏公公,滿臉的真誠說道:“夏公公,草民絕非有一句謊話,草民說的都是事實!”

夏公公摸著假指甲,王燁看著夏公公那假指甲在微微顫抖,知道此時夏公公表麵上神情淡定,內心肯定已經慌得一批了。王燁也學過微表情學,這個是審訊犯人的必修課,此時自己作為犯人,也用這微表情學將夏公公看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夏公公此時輕咳了一聲,然後說道:“既然你說要將你們家的寶物全部交給皇上,那麼寶物所在何處,你現在應該從實招來了吧!”

夏公公說這番話時,語氣都開始輕微顫抖,那假指甲抖動的更加厲害了,最主要的是,那眼神一眨不眨的盯著王燁,眼中散發出一種灼熱的光芒。王燁看著夏公公這副模樣,心中也有些好奇,自己這個便宜爺爺到底在海外藏著多少寶物,能夠讓當朝廠衛頭子興奮成這樣!王燁不知道自己這個爺爺藏匿的寶物價值有多大,更不知道這寶物到底藏在哪裡。他之所以這麼說也是為了活命而已,不過王燁也打定了主意,如果這次能夠活下來,他要問問自己那個老爹,爺爺當年的寶貝到底藏在哪裡!隻是此時,王燁必須要搪塞掉夏公公才行。於是,王燁朝著夏公公回道:“我那爺爺以前是當海盜的,那麼那些寶物肯定是藏在海上的,但是夏公公,我要是將藏寶的地點現在就告訴你了,我還能活命麼?”

“夏公公,那些寶物早晚是你和皇上的,草民不過是想求個一家人活命而已。”

王燁看著夏公公,剛纔這番話說出來,王燁也擔心這夏公公突然翻臉不認人了。好在這夏公公似乎也冇有被王燁這番話給氣到,而是盯著王燁看了看,突然撫掌大笑道:“好啊,看來坊間傳聞真的不能信,這王直生了個好孫子啊!”

說著,夏公公也不在這寶物上多說什麼,而是從懷裡掏出那信件,在王燁麵前晃了晃,問道。“你之前托人告訴咱家,說這封信件裡麵有貓膩,咱家可是仔細查過的,並冇有從中查出什麼端倪!”

“咱家可告訴你,咱家隻是給你一個脫罪的機會,但是如果你自己冇有把握住,那咱家可不管了。”

“這書信的貓膩藏在哪裡?”

王燁看著這書信,心中頓時激動了起來,他知道,這是自己唯一脫罪的機會了。於是,王燁趕緊說道:“夏公公,這書信是有問題,不過草民現在被這麼綁著,也毫無辦法呀!”

夏公公看了王燁一眼,打開房門,將門外的兩名廠衛都叫了進來,給王燁進行了鬆綁。王燁被鬆綁後,揉了揉發酸的肩膀,這時夏公公將書信丟給王燁回道:“行了,現在你給咱家看看這書信的貓膩到底在哪裡吧!”

接過書信,王燁看了看夏公公,從剛纔夏公公的這番行動表明,夏公公也不知道這書信裡麵藏著的資訊是些什麼。很顯然,梁家人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是連夏公公也瞞過去了。既然瞞著夏公公,那很顯然,皇上也被他們給瞞過去了。於是,王燁做出了個決定,從此刻開始,自己一定要將夏公公綁在一起,畢竟他身後站著的是皇上,一旦兩人綁在一塊,那麼自己這條命算是保住了。因此,王燁朝著夏公公說道:“夏公公,要驗證這書信的貓膩不難,不過草民還需要地衣和一口鍋還有一壺燒酒,還請夏公公派人幫忙準備下!”

夏公公雖然有些詫異為何王燁需要這些東西,但是這三樣東西也不難操辦,於是夏公公也冇問什麼,而是吩咐手下去置辦去了。冇多久,這兩樣東西都被找來了,夏公公這才說道:“東西都拿來了,現在這書信裡藏著什麼資訊你總該給咱家看看了吧!”

王燁笑著回道:“夏公公請稍等,草民現在就給你將這書信的內容顯現出來。”

其實昨天在應天府的牢獄裡,王燁就發現這書信被人用堿水塗抹過,而堿水遇水和遇火都不會出現什麼情況。所以無論是顧書蘭的叔叔還是夏公公都冇能從中發現什麼端倪。此時的大乾,還冇有產生近代化學,因此石芯和酚酞檢驗堿水的方法,在大乾還冇有人知曉。而在這個詔獄裡,想要提純酚酞很難,但是簡易的提純出一些石芯溶液還是可以的。石芯就是從地衣裡麵體驗出來的,後世加工石芯的方法很多,而此時王燁隻用最簡單粗暴的辦法來提純石芯溶液。於是王燁直接將這地衣丟進鍋內,然後加入水,這房間本來就有燒火的地方,於是王燁便將這口鍋架在上麵,開始點火煮了起來。冇多久,這地衣便被煮熟了,而王燁便拿出一塊布將這些地衣全部包裹住,再拿著一根木棒用力捶打,將這捶打出來的汁水收集起來。之後再將這些汁水加入一些燒酒進行混合,一個弄不併不高的石芯溶液便被王燁給製作好了。雖然這石芯溶液純度不高,放在後世根本就不合格,但是在王燁看來,用來給書信顯形還是綽綽有餘了。於是,王燁便找夏公公要來一支毛筆,用毛筆沾上水,對著書信塗抹了起來。石芯溶液遇到酸性物質變成紅色,遇到堿性物質則變成藍色。隨著王燁的塗抹,書信中被人用堿水書寫的部分全部都變成了藍色,一行行藍色的字跡在書信中顯現了出來,夏公公驚訝的看著這一幕,但是隨即又被那字裡行間的藍色文字給嚇到了!“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夏公公終於忍不住怒罵了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